当前位置:主页 > 公众服务

政能亮丨这五年⑧:公共文化服务,政府当服务

2018-03-10 16:22 来源:四川禁毒网

文丨特约评论员  刘东超

天津市河西区把印有文化产品信息的“节目菜单”,免费发放给当地居民,让他们根据个人兴趣和时间选择能够参加的文化活动。“农民点戏、戏进农家”文化惠民活动,也是让农民根据“剧目册”点戏,各方协商后确定剧目和演出时间,这就使观戏入场率较大增长。

十八大以来,我国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取得了明显的进展。在国家政策层面,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博物馆条例》开始实施,《公共图书馆法(草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了首次审议。与这些文件和法规相配合,各地根据自己的情况出台了适合本地特点的大量相关政策。在这些政策的推动下,各地公共文化服务得到很大的推动。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最为直接的感受是服务方式的变迁,那就是从政府“端菜”到群众“点菜”。这实际上也是我国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理念层面的重要变化及其落实。

众所周知,我国公共文化服务遭到的一个重要批评是供需结构错位,即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与百姓需要对接不准、差距较大。比如,送给农家书屋中的书、送到乡村的电影农民不爱看。城市大量文化馆、博物馆、艺术馆资源长期闲置,部分场馆甚至门可罗雀。民众需要的文化产品和服务又拿不到,或不方便获得。近几年,这种从政府“端菜”到群众“点菜”的变化就较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

第一,公共文化实行“菜单”、“订单”服务。部分地区非常注重把政府能够提供的公共文化服务罗列出“菜单”,让百姓从中点出自己喜欢的“菜品”,然后政府作为服务员再端菜上门。近年来,浙江舟山建设了舟山淘文化网,把文化项目都整合在网上,哪一个村镇需要什么公共文化服务项目,只要上网上预约就可以了。公共文化服务的效率因此得到提高。

第二,大数据测试和提供公共文化需求信息。制订“菜单”最难的地方是要了解顾客的胃口。由于顾客类型很多,其口味也千差万别。这些需求信息如何获得呢?经过一年的运行,“文化上海云”平台大数据显示出了市民的需求信息:浦东新区最受欢迎的是周末举办的亲子类活动,松江大剧场最受欢迎的是沪剧,徐汇区凌云社区85%的服务人群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90%的用户居住在社区文化中心周围三公里范围内,而嘉定区60%以上的用户是30至39岁带孩子的年轻家庭。这样,上海公共文化服务机构可以充分利用这些大数据信息编制“菜单”、准备“菜品”,极大地提高了精准度。

第三,通过增加“厨师”来丰富“菜单”。菜是厨师做出来的,厨师太少不可能做出丰富多彩的菜品。因此,增加政府之外的“厨师”是菜单内容丰富的必要条件。各地都在探索通过社会化的形式拓宽公共文化服务供给来源,加大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服务力度。各地也都在采取措施吸引社会组织或企业参与公共文化设施的运营。据报道,浙江省鼓励第三方机构参与公共文化设施的提升改造、运营管理,同时探索PPP等形式在文化设施运营管理中的创新应用。在乡镇一级,浙江省鼓励探索通过委托管理、联营合作等方式吸引社会力量运营综合文化站。北京也从社会组织和企业购买了大量公共文化服务。

公共文化服务的责任主体从始至终是各级政府,公共财政支持始终是公共文化服务的主要保障方式。近年来由于采用了新技术手段、市场方式和多种社会力量,公共文化服务的效率得到很大提高,百姓受到了实惠,资源也很好地发挥了作用。(作者刘东超为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文化管理教研室主任)

(凤凰网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上一篇: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湖北省“十三五”推进基本
    下一篇:【贯彻发展新理念 转型升级补短板——智库领军人才“十人谈”】盛明科:补齐公共服务短板 筑牢民生底线